-川絮

杂食 无属性 更新随缘 爱写啥写啥

【元朔】娇惯

*二当家×小少爷


1


徐家的小少爷今年十六岁。

已经坏过了上树掏鸟蛋下河摸泥鳅招猫逗狗拈花惹草的年纪,现阶段吃错药似的打上领带蹬着小皮鞋,在学校里做一个国旗下讲话的三好学生。


徐家的小少爷是被娇惯着长大的。

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,一通电话能把他老子的人从城西叫到城东,只为了要一盒柠檬炸鸡。


“家里的炸鸡就是比外面的好吃一些。”

小少爷穿着长筒袜,并腿坐在天台,叼着一块炸鸡,笑。


从城西拳场拎着炸鸡赶来的郑棋元站在他面前,靠发带撸着的刘海还湿漉漉的。


郑棋元皮笑肉不笑:“您高兴就好。”


2


郑棋元几乎是看着徐均朔长大的...

2019-09-19

九一九

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。

翻翻笔记,关于这个日子的前因,就记了整整三大页。

前段时间查资料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。

时人关于九一八,有且仅有一条报道。


1931年9月19日,《大公报》刊登《最后消息》:

“昨日十一时许,有某国兵在沈阳演习夜战,城内炮声突起,居民颇不安。”


此后,《申报》及《民国日报》等国内报刊,报道的几乎都是九一九日军全面侵占沈阳,而对于九一八事变,则是在之后一点一点的线索填补中追溯到起点。


历史就是人头落地后才觉着剑悬颈上。

2019-09-18

真是越忙的时候越想摸鱼

闲下来反而懒得动

这难道就是摸鱼的真谛?

2019-09-16

“您说的对,我是丢了山东,可南京是不是您丢的?”


听老师讲的时候笑出声了,现在一想觉得分外难过。


国民党派系斗争·诱杀韩复榘

2019-09-16

【元朔】尝

*一点没什么剧情的小片段


1


徐均朔是个好孩子。

不碰烟,不碰酒。中午起床一杯参茶,床头除了皮卡丘玩偶还摆着各类瓶瓶罐罐的保健品。

徐均朔拍拍胸膛:“靠嗓子吃饭,饭碗不能摔了。”


徐均朔的男朋友郑棋元是个优秀的音乐剧演员。

面相年轻的艺术家,蹚过无数条年岁的河。夜深人静的时刻,一杯红酒,一支燃着的烟,就足以消散还没从戏里走出来的疲惫,把“郑棋元”从舞台还给生活。


徐均朔喝过一口郑棋元高脚杯里的酒。

酸。涩。


徐均朔嘴角往下一撇,吐着舌头,舌尖还带着未挥发的酒精的苦。

“出大问题,郑迪,你怎么喝得下去?”


郑棋元戴着眼镜,刘海被他拨到一边...

2019-09-16

【元朔】香草味

1


“香草的吧。”

郑棋元这样说。


他站在冰激凌店门前,糖果色的ins风装潢刺得他眼睛有点痛,他低下头,捏了捏鼻梁。


2


郑棋元和徐均朔吵架了。

准确地说,是徐均朔单方面和郑棋元生气,郑棋元只是坐在沙发上不说话,没吵起来。

最后,徐均朔站在郑棋元面前,他们中间隔着一张茶几,茶几上放着徐均朔买的花瓶,里面插着郑棋元养的绿萝。


上一秒徐均朔还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乱走,暴躁地比划各种意义不明的手势。郑棋元试图插几句话,他把手抬了一抬,最后还是放下。


徐均朔的眼神随着他放下的手而坠落,他忽然垂下手,陷入难堪的沉默。

房间里只有阳台的洗衣机隆隆作响,郑棋...

2019-09-15

“主忧臣辱,主辱臣死。于止之其所止,此为近之。”


王懿荣时任京师团练大臣,东便门破,誓死顽抗,不敌。京师陷,乃归于家人曰:“吾义不可苟活”。遂携继室谢氏,长媳张氏,从容赴死,投井殉国。


近代史是时间肢节上溃烂的创口,每一寸肌肤都长有腥红的息肉。


风过处,也要人疼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2019-09-10

补了一下综艺


于谦大爷有句话说的特别好,同一批观众,到你这点儿了他也得笑,这叫功底。


于我也一样


情节被猜到根本没关系


我写到那儿你就得给我哭


这是我的本事

2019-09-09
1 / 28

© -川絮 | Powered by LOFTER